孤岛

关于

  在我初中毕业那年,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胶片机,那时候我认为胶片机好便宜才买的,毕竟当时私房钱就那么点。那台佳能F1刚上手的时候,还生疏得很,毕竟不是电子相机,还有个P档。我整整熟悉了一周,才把他摸得差不多。当时也不知道啥是光圈快门,就一直全开光圈一通瞎拍,拍了四卷富士C200。当时在杭州也不知道哪里有冲胶片的,后来到处打听,才知道马塍路有家叫画英雄的店。第一次去那里的时候,我沿着马塍路走了半天,愣是没找到,回过头又走一遍才算是找到了。送去冲洗之后,我日夜期盼,大概两天之后,终于收到了文件。照片就不说了,简直不堪入目。但是后来我还是一直在拍,放假出去拍,上学也带着,有时起床的时候也...

  在我初中毕业那年,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胶片机,那时候我认为胶片机好便宜才买的,毕竟当时私房钱就那么点。那台佳能F1刚上手的时候,还生疏得很,毕竟不是电子相机,还有个P档。我整整熟悉了一周,才把他摸得差不多。当时也不知道啥是光圈快门,就一直全开光圈一通瞎拍,拍了四卷富士C200。当时在杭州也不知道哪里有冲胶片的,后来到处打听,才知道马塍路有家叫画英雄的店。第一次去那里的时候,我沿着马塍路走了半天,愣是没找到,回过头又走一遍才算是找到了。送去冲洗之后,我日夜期盼,大概两天之后,终于收到了文件。照片就不说了,简直不堪入目。但是后来我还是一直在拍,放假出去拍,上学也带着,有时起床的时候也...

自己最后的一卷土豆,吃完就没了。

一层玻璃,两个世界。

10.2

J

1/14

© 望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